时尚首页减肥丰胸美丽扮靓他们她们明星娱乐时尚奢华美食旅游尚品家居亲子家庭情感两性心理健康休闲消遣图片专题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时尚生活网-中国白领综合门户 > 休闲消遣 > 茶余饭后 > 内容
文章搜索

老渔民状告日政府寻60年前真相:我们被核辐射了吗

www.show2010.net      2019-2-24      字号:T | T
   时尚生活网导读:“我们到底有没有被核辐射?如果有,是哪种程度?会对自己的健康造成怎样的影响?会不会对子孙后代有影响?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一直都找不到真相?”

  82岁的“姬丸”号金枪鱼渔船前船员增本和马心里充满了各种疑问。1月22日,他在日本高知县高松高级地方法院把日本政府告上了法庭,要求日本政府公开60多年前的一段被尘封了的历史真相。

  把日本政府告上法庭的前船员及支持者,中间穿黑色西装的就是增本和马。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把日本政府告上法庭的前船员及支持者,中间穿黑色西装的就是增本和马。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当时近千艘日本渔船在核试验附近海域捕鱼

  最开始,增本和马只是在高知县码头当个搬运工。为了多挣些钱补贴家用,17岁的他开始跟随渔船出海捕捞金枪鱼。这辈子,他上的第一艘船正是“姬丸”号。

  上世纪50年代前后,高知县曾是日本远洋捕捞金枪鱼的一大基地,当年的很多船员以及家属现在都依然生活在这里。为了捕获更多的金枪鱼,这些渔船要跑到像马绍尔群岛那么远的地方。据增本和马透露:“当时的远洋捕鱼生活非常艰苦,因此而丧命的人不少。如果有人在捕鱼过程中受伤,同伴也只能拿工业润滑剂给他涂抹伤口。”即便如此,很多穷人为了混口饭吃,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个行业里,有些人甚至没满16岁也跟着出海捕鱼。

  前船员们保存的黑白照片,上世纪50年代前后,这些人为了生计,跑到比基尼环礁附近捕捞金枪鱼。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前船员们保存的黑白照片,上世纪50年代前后,这些人为了生计,跑到比基尼环礁附近捕捞金枪鱼。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然而,当时所有的日本渔船都不知道,他们曾经的强大对手——美国军队正在附近秘密进行核武器试验。从1946年到1958年间,美军在马绍尔群岛的比基尼环礁一共进行了67次核武器爆炸试验。

  1954年3月1日,美军在比基尼环礁成功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枚真正的氢弹试验,其威力是广岛原子弹的1000倍。当时,来自静冈县烧津市的“第五福龙丸”号正在附近捕鱼,虽然在美军划定的危险水域之外,但船上23名船员以及所有的鱼获全部受到了核污染。其中,船上的无线通讯长久保山爱吉在半年后死于急性放射能症。

  比基尼环礁核爆中,唯一一艘被保存下来的日本渔船“第五福龙丸号”,现在躺在博物馆里。图据《产经新闻》

比基尼环礁核爆中,唯一一艘被保存下来的日本渔船“第五福龙丸号”,现在躺在博物馆里。图据《产经新闻》

  据统计,到1954年底,一共有992艘日本渔船在附近海域捕鱼。“第五福龙丸”号事件发生以后,所有渔船捕捞回来的金枪鱼都要在东京筑地市场接受日本政府的检查。

  “核辐射金枪鱼”在日本国内引发了巨大恐慌,人人谈鱼色变。

  日本政府在筑地鱼市场对捕捞回来的金枪鱼进行核辐射检查。“第五福龙丸”事件之后,日本各地曾一度都在检查远洋捕捞回来的鱼获。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日本政府在筑地鱼市场对捕捞回来的金枪鱼进行核辐射检查。“第五福龙丸”事件之后,日本各地曾一度都在检查远洋捕捞回来的鱼获。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日美曾以战犯交换为筹码,达成秘密交易?

  由于长崎、广岛原子弹爆炸给日本人民带来的心理阴影尚未散去,“核辐射金枪鱼”在日本国内引发了激烈的反核运动。

  1955年1月,美国方面与日本政府进行辐射被害者的补偿交涉,提出总计200万美元的补偿金额,附带条款是“日本政府不要再追究美方责任”的担保书,以解决此事。从此以后,美军继续在比基尼环礁进行核爆试验,日本国内的渔港也不再对捕捞回来的鱼获进行核辐射测量检查。

  日本明治学院大学国际和平研究所高桥博子研究员表示:“日美当时的和解有特定背景。”她发现了一份当年美日之间秘密交涉的文件。据她透露:这份文件以“涉及安全保障方面的机密”为由,并没有解密。2014年通过在美国的调查员的协助,终于得到了文件的内容。

  文件的时间是1954年12月27日,是时任美国驻日大使约翰·摩尔·埃里森(John Moore Allison)发回本国的电报,记录了他跟时任日本外相重光葵的会谈内容。一共提到六个方面的内容,第一项内容是“解决比基尼核爆赔偿问题”,最后一项是“大规模释放日本战犯”。

   日本明治学院大学国际和平研究所高桥博子研究员找到的当年“日美和解”的机密文件。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日本明治学院大学国际和平研究所高桥博子研究员找到的当年“日美和解”的机密文件。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当目前为止,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美国在有关当年比基尼环礁核爆事件的官方资料上,唯一的受害者只有“第五福龙丸”上的船员。当年日本政府的核辐射受害者调查除了“第五福龙丸”,之后就再也没有进行了。到1958年底,关押在东京巢鸭监狱的日本战犯被全部释放。

  在染色体上找到痕迹,官方调查结论遭质疑

  田中公夫博士曾是日本环境科学技术研究所生物影响研究部的部长,他曾主导对高知县这些前船员们的健康调查。田中公夫博士在跟60多位前船员及其家属的座谈会上表示:“这是被辐射渔民的染色体。我们通过它来分析(船员们)究竟遭受了多大剂量的核辐射。被放射线切断的染色体和体内其它染色体交织在一起,就出现了异常。现在这些染色体还有一部分残留在人体内,通过发生异常的比例可以推测当年遭到辐射的剂量。”

  从2013年开始,田中公夫博士就开始陆续走访居住在高知县、神奈川县、宫城县等地的前船员,采集他们的血液,主要是为了从血液细胞中提取染色体。他一共走访的19名前船员,都曾于1954年3月至5月在比基尼环礁附近捕鱼,他们都有船员证。当时最年轻的一个还未满16岁,现在已经70多岁了。最年长的一个,已经90岁了。这些前船员们都在担心“是否对自己有影响?对子孙会不会有影响?”

  根据田中公夫博士的分析结果显示,这19名船员当年遭受核辐射的平均剂量为91毫希沃特,最大值为295毫希沃特。当时他们在距离核试验420公里远的地方。根据国际原子能防护委员会及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标准显示,人一生中累计遭受辐射的剂量超过100毫希沃特时,会导致癌症的发病率增高。

 田中公夫博士给当年的船员及家属讲解如何从染色体寻找被辐射的证据。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田中公夫博士给当年的船员及家属讲解如何从染色体寻找被辐射的证据。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日本政府曾在2015年成立了专门的研究班来调查此事,其代表是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的明石真言理事。然而,直到2016年5月调查报告完成,研究班都没有去到任何一位船员家里调查。调查报告里显示,1954年3月至5月期间,有10艘日本渔船在美军试验场附近遭到体外辐射。其中,并不包括增本和马所在的“姬丸”号。调查报告最后的结论是:“这些船员当时遭受辐射的最大剂量是1.12毫希沃特,并不能明确证明会对健康造成影响。”

  之后,这份报告遭到了一些专家和所有的前渔民的质疑。有观点表示:“这些渔民当时经常在海上食用有强污染的金枪鱼的内脏,每天都在使用被辐射了的海水,这都属于体内辐射的范畴。”

  2016年5月,45名前船员把日本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故意隐瞒真相,导致受害者失去了寻求赔偿的机会。”

  日本广岛大学名誉教授星正治是放射线生物学方面的专家,他也曾参与了对前船员们的调查。他的着眼点是“牙齿”,因为人体遭受辐射后,会在人类牙齿上留下痕迹,可以推算遭核辐射的剂量。根据他的测算结果显示,当年这些船员们遭受核辐射的平均值为319毫希沃特,远大于规定的安全值。

  在接受采访时,星正治表示:“现在要全面揭开真相已经很难了。当年的渔船全部不在了,船员们也只能通过自己的身体去证明到底遭受了多大剂量的核辐射。跟此事件相关的船员大概有10000人,必须要进一步深入调查。”

  一审判决:法院认定辐射事实,不认同赔偿请求

  增本和马大概是2014年3月再次被唤起了对比基尼环礁的记忆。当时,当地报纸刊登了有关当年美军在比基尼环礁进行核爆试验的新闻。许多前日本船员的证词让他想起了当年出海捕鱼的经历——“千辛万苦打捞回来的金枪鱼突然因检查不合格被扔进了大海”、“夜里船漂在海上的时候,天突然一下就变得跟白天一样亮”、“天上有灰色的东西飘落下来,船上、海上飘得到处都是。”

  拍摄于1956年7月的美军比基尼环礁的核爆试验。图据雅虎日语新闻特辑

  增本和马开始了自己的诉讼之路,一个人状告日本政府。

  他开始寻找当年跟他一起乘坐“姬丸”号一起出海打渔的船员,发现很多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当年的船长曾告诉家人“在海上突然看到过巨大的火球”。有一位船员20多岁就去世了,他的妻子后来回忆说:“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全身到处都是洞,血不断从这些洞里冒出来。”

  在高知县地方法院去年7月的一审判决里,法院认定了这些前船员遭受核辐射的事实,但并不认同他们的赔偿请求。法院认为:被辐射之后,并没有进行充分的检查。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他们的病跟核辐射有关。

  一审判决后,增本和马找到了两个非常有利的证据。其中一个是当年跟他同乘“姬丸”号出海捕鱼的船员,1994年因白血病去世,年仅66岁。增本和马从他家属那里得到了当时的诊断书,上面写着“急性单球性白血病”。这种病在工伤认定上比较容易被认为跟核辐射有直接关系;另外一个证据是增本和马自己的病例,20多年前他就被诊断出“白细胞异常增多”,但原因不明。

  由于年纪大了,增本和马每一次开庭都要带上笔记本和笔,认真记下法庭上的每一个重要环节。这对于听力不好的他而言,非常吃力。出于对法庭的尊重,增本和马每次出庭都穿正装,即便是最炎热的夏天也不例外。第一次开庭的时候,法院挤满了前来报道的各路媒体。

  增本和马说:“我就是想要更多人知道,我们当年为什么要坐着小渔船出海捕金枪鱼,因为贫困,所以必须努力劳动。我们努力劳动,缴纳税金,尽到了国民的义务。然而,国家对我们这些人尽义务了吗?”

责任编辑: Polly   
  • 网友聚焦
减肥
丰胸
服饰
娱乐
情感
视觉焦点
商讯焦点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参加乌克兰希恩宝贝组
·请不要随便亲吻宝宝!
·百余名女教工在青瓦台
·第五代导演编剧彭小莲
·南京柠檬工坊港式奶茶
·南京柠檬工坊港式奶茶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_SCONFIG[sitename]